晋中新闻 首页> 基层> 正文

“蜘蛛人”暴风中被绳索缠住 高空消防拆墙救出

2020/3/26 3:18:27
  

蜘蛛人悬在空中,看得人心惊胆战
蜘蛛人悬在空中,看得人心惊胆战。

吊在半空,揪心
吊在半空,揪心

破拆进行中
破拆进行中

往上拉
往上拉

就快拽进去了
就快拽进去了

获救,几乎虚脱
获救,几乎虚脱

破拆就在这间客房进行
破拆就在这间客房进行

昨天下午,原本阳光热辣的南京城区突发狂风暴雨,不少人被淋成落汤鸡。而狂风还引发了一起险情,在河西江东中路一处大酒店高空,三名蜘蛛人正在清洗幕墙,遇到狂风后,两人迅速滑降,另外一人则因为被绳索缠住,被困在半空动弹不得。风急雨骤,蜘蛛人吊在半空左右摇摆,看得下面的人心惊胆战。最终经过消防和公安民警1个多小时的奋力施救,被困蜘蛛人安全脱险。

惊险营救

狂风暴雨 “蜘蛛人”被困高空

昨天下午4点50分左右,南京突发狂风暴雨,随即发生了“蜘蛛人”被困的险情。

下午5点35分,现代快报记者赶到河西这家酒店。此时暴雨如注,雨下得人眼睛都睁不开,撑伞都挡不住。记者看到酒店楼下停了好几辆消防车,云梯车也在现场。

“蜘蛛人”被困在酒店大楼东南角方位,据了解,他位于酒店的16层,估计60米高处。记者看到,“蜘蛛人”整个身体悬吊在绳子上,原本他是坐在一块木板上作业的,但木板已经到了其头顶上。

“蜘蛛人”被雨淋了个透。过了一会儿,风力又有所加大,他在空中左右摇晃,看得人更加紧张。

“千万别掉下来啊!”好多围观市民看到这一幕,吓得闭上了眼睛。过了一会儿,“蜘蛛人”抓住了外墙上的一根柱子,攀附在上面。

在他被困的位置,玻璃幕墙是没有开窗的,可以看到有营救人员从两侧开窗观察,但距离都有五六米以上,有人在下面提出应该再派一名“蜘蛛人”上去帮忙,但旋即被其他人否决:这么大的风雨,派人上去危险性更大!

就近施救 破拆酒店16楼玻璃

据一位环卫工阿姨称,昨天下午4点50分左右,河西一带突然刮起大风。当时在酒店外墙高空有三个蜘蛛人,其他两个人迅速滑了下去,最后一个被绳索缠住了。

据分析,这名蜘蛛人的两根绳索缠绕了起来,导致其上不去下不来。

而更危险的是,记者发现,蜘蛛人的坐凳板翻扣,到了蜘蛛人头顶部位,意味着绳索乱了,而保险绳拴在胸口位置,蜘蛛人悬吊时,所有的自身重力都转移到了勒住自己的绳索上,显然会使身体非常难受。

可以看到,蜘蛛人用脚将绳子缠住,以避免自己掉落,并减轻受重。有时还抓着绳子往上爬一爬,以放松身上的绳索紧度。

其实此时,酒店内部也正在进行紧张的施救作业。6点钟,雨小了不少,记者发现,蜘蛛人头顶上的一块幕墙玻璃正被破开,下面围观市民高呼:“开始砸玻璃了!”

争分夺秒 从墙洞拽回“蜘蛛人”

此时,在酒店内部16层最靠近被困蜘蛛人位置的客房内,正在紧张地破拆。

从酒店内部看,“蜘蛛人”被困的角落位于该客房一个拐角,这个房间最里面一层是装饰墙板,外面一层是墙体,然后才是幕墙。

一开始,消防特一中队和兴隆中队就赶到现场,还带来了云梯车。本来云梯车的高度是够的,但云梯车只能设置在酒店大门口,而门口地下层是机房,由于是空心的,承重不够,该方案被否决。

现场施救人员说,他们一层层地拆除,终于破拆到幕墙。下午6点,记者看到幕墙被破开了,玻璃开始往下掉,随后,一直挂在绳索木板上的洗涤剂桶也掉了下来,又引起下面围观者的惊呼。

幕墙被砸开后,外面还有一层膜,继续破拆,整个过程越到后面越紧张——终于墙洞打开了,两名施救人员开始往里拽蜘蛛人,但一时又拽不进去,似乎卡住了。

直到18点12分,蜘蛛人终于被拉了进去。

酒店方

当时“蜘蛛人”

被绳索缠住无法下降

蜘蛛人被救下后,立即乘电梯下楼。现代快报记者在电梯里看到,获救蜘蛛人被两名消防员架着,脸色苍白,浑身湿透,看起来体力透支得厉害。

随后他被放上担架,送上早已等待的120急救车前往医院。现场人员告诉记者,不要担心,蜘蛛人没有受外伤,人没有大碍。

随后酒店方出面介绍了情况。据称,昨天下午有三名蜘蛛人高空清洗外墙,都是在大楼的南面。下午4点50分左右,突然刮起强劲的南风,当时两名蜘蛛人见状迅速下滑降到地面,第三名蜘蛛人由于被绳索缠住,无法下降,出现了险情。

随后酒店方立即报警求助,建邺巡特警以及消防部门迅速赶到,酒店方全力配合施救,在破拆过程中提供指导,当蜘蛛人身子已经被施救人员拽住时,由于绳索缠绕,酒店工程人员又指导哪一根绳索可以剪,哪一根不能剪,在确保绝对安全的情况下,终于将被困蜘蛛人拉进了房间。

在现场,有人也产生了疑问,那就是酒店方是否了解天气情况,不过记者获悉,昨天的天气预报虽然提到午后会有阵雨或雷雨,但没有提到会有强风。

蜘蛛人

一直没有放弃,相信会获救

昨天傍晚,快报记者在江苏省第二中医院见到了获救的蜘蛛人朱某,他是泗洪人,今年27岁,从事这一行已经好几年了。

他和两名同事一起清洗外墙,工作从8月6日就开始了。昨天下午,突然刮起狂风,他们身上绑了两根绳索,一根是主绳,一根是保险绳。在下滑时发现绳索缠绕在一起了。

“雨我们倒不怕,就是怕风!”朱某说,风太大,刮得他左右摇摆,自己体力消耗极大,实在是撑不住了。好在绳索很结实,所以后来他扒住一根柱子后,就扒住它尽量保存体力。

另外一个危险因素就是绳索勒住胸口太紧,气都喘不过来,所以才会通过往上攀爬缓解压力。

他表示,从事这一行要有化解险情的经验,他在整个过程中一直都没有放弃希望,始终相信自己可以获救,终于等到了获救的时刻。

快报调查

业内人士:

作业前观察风力,恶劣天气及时停工

南京一家保洁有限公司的金经理告诉记者,遇上大风大雨,公司是绝不允许玻璃幕墙清洗人员外出作业的。如作业前天气晴朗,在清洗过程中遇上恶劣天气,他们会第一时间要求作业人员下来。如遇到极端恶劣天气,经验丰富的作业人员也有自救方法。

金经理表示,高空作业属于高危行业,他们很重视员工的人身安全。作业前清洗人员要认真检查绳子、坐板、安全绳等有无损坏。上岗作业时必须是双绳作业,有主绳和副绳之分,这两根绳子须分开生根并扎紧系死。为安全起见,作业人员还会在身前配备吸盘,遇到不可控的瞬时意外,他们可立即利用身前的吸盘吸住玻璃幕墙进行自救。

城市清洗管理处:

南京有高空清洗资质的企业约50家

此前,南京市城市清洗管理处副处长肖宁在接受采访时介绍,南京城管部门在4年前做过统计,南京8层及8层以上的高层建筑有1.2万栋。这几年,对建筑物业主,城管部门每年发出200多份清洗通知,但由于高空清洗企业数量有限,不少清洗公司忙得排不过来。

南京的“蜘蛛人”多来自河南、安徽、四川以及省内的徐州、淮安、盐城等地。而市场上没备案的企业及流动的临时清理人员更是难以统计。金经理就告诉记者,自己公司内的员工大部分都是流动的,一次清洗工作需要十几位作业人员,其中有一部分就是临时聘用来的,不过公司还是会为他们交保险。

记者从南京市城市清洗管理处了解到,目前在管理处备案,有高空清洗资质的企业约有50家。这些企业在备案时,都有安监部门发放的具有高空作业资质的安全证。“蜘蛛人”数量,保守估计至少有200人。

netease 本文来源:现代快报 作者:孙玉春 徐红艳

更多精彩:
qq空间说说刷赞 http://www.qmchm.com/

晋中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5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晋中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